尘埃落定,争执讨了妻子后

导读:飘飘落落的雪花啊!这是什么人的绝色,触摸到您的热度,你消瘦的湿眸,一瞥大风起兮,尽是凋零的温润,一地弥漫中。

谢道韫,西汉女作家,典型的太古“女汉子”。

多少人无聊,争辩讨了夫人后,哪个男人最不好?

03

当代语言学家余嘉锡道:“道韫以一妇女而有林下风气,足见其为女中名士。”这里的“林”指“竹林七贤”,是说谢道韫继承“七贤”遗风,一派名士雅意,不是儿男胜似儿男吗!

谢道韫与王凝之的婚姻生活平淡又平淡,究其原因,是道韫对老公有“看法”,觉得她不似谢家子弟般那么能干,而事实是,王凝之并不是老婆想象的那么不堪。他出身名门望族,不但精研书法,在政治追求上也一箭穿心,曾官至江州太史,左将军,会稽内史,这样的名特优丈夫哪个地方去找呢?

而是,谢道韫确是历历在目地想着的都是谢家人的不经常,见惯了四伯谢安的施政之才,兄弟们的满腹文华,在她心里,家族的精粹已经形成了一种考虑定势,难以改变。

这不和谐的夫妻俩却养育了四子一女,人丁兴旺,本该是一个繁荣的我们庭,儿孙满堂,欢聚膝下,但天不遂人愿,一场战火打破昔日的熨帖,让谢道韫饱尝了丧夫逝子的一世哀痛。

一个叫五斗米的道教协会进一步放纵,因为朝廷派人杀害了教主孙泰,引发了孙泰的侄孙孙恩发动叛乱,准备出击会稽,这时会稽内史正是谢道韫的爱人王凝之。王凝之我笃信道教,他在本次叛乱中,不但不调集兵马,也不选用设防措施,只求道祖庇佑圣灵不受伤害,成天默念祈祷。谢道韫急得可怜,在劝阻无效的景象下,自己练习家中奴仆,以备不时之需。

终极,孙恩攻下会稽,将王凝之及其外孙子全体残害,而对谢道韫手中抱着的子女,他们也不想放过,正要起始时,却听谢道韫道:“事在王门,何关他族?此小儿是外孙刘涛,如必欲加诛,宁先杀我!”孙恩见此场景,又听说是谢道韫,折服于才情,不但没有杀害刘涛,反而派人护送谢道韫重临故里。

错失亲人的谢道韫,后一贯寡居在会稽,睹物思人,该是一种如何的煎熬啊!

后来,常有名士雅士拜望谢道韫,道韫健谈,辩机依旧。后来的会稽都督刘柳言赞道:“内史夫人风致高远,词理无滞,诚挚感人,一席论谈,受惠无穷。”

谢道韫有一种心怀,比儿郎更宽广豁达,更高远自立,更兼容硬朗,乃“大女婿,女汉子”是也!


大家好,我是中国作家社团会员江晓英,协助原创原创,转载请私信。喜欢自己的文字,就送个“喜欢”给我吧!

发现更多好文:

易安居士:唐朝红得发紫女作家,被誉为中国仙逝第一才女

原本她是苏文忠的黑影:千古话苏四妹

朱淑真: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

“王家子弟,行事总是卓尔不群!”谢寄奴说。

02

王凝之本性安静,为人醇和,书法造诣也相当高。因长子早逝,次子自然为小兄弟多少个中的“排头兵”了。道韫嫁与她,不但门当户对,五个人对文艺文艺的追求,也会发出共同语言。诗情书意,相融相通,如此便能变成生活的佐料,让心理越来越契合、融合。谢安的周详考虑,想来,必会促成佳偶天成,一段极好的情缘。

却不曾想,新婚回门后的道韫心绪略有悲忧,谢安甚是奇怪,问道:“王郎,是逸少之子,不是平流,你怎么不开玩笑?”道韫心有唉叹答:“谢家一族中,叔父辈有谢安、谢据,兄弟中有谢韶、谢朗、谢玄、谢渊,个个都很美妙,没悟出天地间,还有王郎这样的人!”自己兄弟们如此完美,为啥嫁与的官人是这么呢?道韫心中满满的失落和不满。

女性最怕“上错花轿嫁错郎”,谢道韫正赶上了这事,奈何“生米煮成熟饭”,有如何心苦也没用。好好地保全家庭,维系这种不咸不淡的婚姻关系,这是她唯一能做且必须办好的。还好,王家子弟多,家中通常热闹,时有文人雅士聚会,把酒言欢,吟诗作赋。

有五次,王献之召集一帮先生朋友到家庭,在理论时,一时落了下风,恰巧道韫经过,见此景,便叫丫鬟递上纸条,说“欲为小郎解围”,众雅士听闻“咏絮之才”谢道韫出席,兴趣高涨,于是高谈阔论开来,道韫不慌不忙,引经据典,提议意见,加以论证,以极好的辩才取得了在场青年才俊的叹服声,令她们心悦诚服。

谢道韫:晋朝女作家,典型的史前“女汉子”

实质上,谢道韫的应变能力和理论之才了得,除了自己智慧,一点就通,更多的是实在的就学和认真的积聚,才使得她的文化底蕴深厚扎实。生在谢家,耳濡目染谢家人的治国之才,后身在王家,更多了一份浓浓的墨香浸染,让道韫的气派优异。谢灵运开了山水诗初叶,其实在他前头,她的阿婆谢道韫写过一首山水诗《峨宝鸡吟》,诗中道: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

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

非工非复匠,云构发自然。

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

逝将宅斯宇,能够尽天年。

女散文家将普陀山的大气磅礴,巍峨直上云霄的气概,将山间空明,幽幽而恢宏的意境,将世界造万物的自然之道,托付与对青城山的景仰中。心有多高远,山就有多耸峙,心有多少路程大,空间就有多豪壮,胸怀昆仑山,不是心怀一种高山仰止的风姿吗?但凡女生写诗,下笔多旖旎柔美,像谢道韫这样笔锋硬朗,利落大方的极少。

经验了孙恩之乱后,谢道韫独守遗孤,从来寡居于会稽。以诗书为伴,授徒传业,受人爱惜。

这么些历史,尘埃落定。

王家谢家,是南陈豪门,王谢联姻,门当户对,王子与公主式的婚姻,羡煞别人。怎么不佳了?

谢道韫:秦朝女小说家,典型的太古“女汉子”

王谢又联姻了,建康城为之轰动。

燕子归却,雁儿离去,一行行离人泪,送别骨肉相亲,只道是南来北往多少繁华苍翠,步入秋景,一些缀枝,一些静悄悄,一些在风雨中站稳成亘古的原则性。

可以其不是林黛玉式迎风陨泪、对月伤怀的弱女孩子。

01

东魏作家刘禹锡《乌衣巷》中云:“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平日百姓家。”这里的“王谢”,乃指西魏的王导和谢安两我们族,他们的族人都居住在Hamilton秦韩江畔一个叫“乌衣巷”的地点,其晚辈被叫作“乌衣郎”,于是,“乌衣巷”便成为名门望族的代名词。

说起西晋谢家,一门几代,人才辈出,谢安,谢石,谢玄,谢灵运等,多有经国才略,协理国君,安邦定国之才,他们对儒、道、佛、玄学也有极高的素养。而在历史学成就上,谢家人更是非同凡响。特别是谢灵运开了青山绿水诗之先例,由她开首,山水诗成为中华理学史上的一个派系。而对谢灵运影响极深的传言是他的阿婆,历史上被叫作四大才女的谢道韫。谢道韫乃北宋宰相谢安的女儿,安西将军谢奕的孙女,车骑将军谢玄的妹子。

一日,小道韫与家庭兄弟姐妹玩耍,恰逢下雪啊,伙伴们当然心花怒放得不可了。谢安也来了劲头,指着洋洋洒洒飘下的雪片问孩子们:“白雪纷纷何所似?”侄儿谢郎随即答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谢安不语,等待着如何似的,这时只听道韫悠悠道来:“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眉头轻挑,不由会心一笑,这孙女实乃大才也。将飘然的白雪比喻成柳絮,这种思想,大胆创意中又有细致的思慎,虽偶得之,却是尽显真功夫。后来文化人骚客便将这多少个典故誉为“咏絮之才”。《三字经》曾提及道:“谢道韫,能咏吟。”

尽管道韫早年错过姑丈,但是在大伯谢安的偏爱和关怀下,在谢氏家族深远的文艺氛围中,道韫得到了包罗万象健康向上,从小机智、聪慧,应变能力强。叔父谢安曾问他:“《毛诗》何句最佳?”答:“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诗心如初心,从道韫的喜好诗句中,可以感知其心灵、性灵的追寻,乃“雅人深致”,谢安这样赞叹自己的孙女。

野史上的北魏是一个同室操戈频生的一时,常年战乱,政权旁落,中心公司的话语权被世家大家紧紧地控制在手里,其中王(导)谢(安)二家就是最深最壮的根系。他们通过士族与士族联姻的办法,加强横向联合,巩固势力,这是平凡的做法。

不知不觉中,小道韫长成了一位落落大方的闺女,文采斐然,什么样的男子才能与她相当吗?这可将谢安难倒了,南陈的婚姻大事,皆由家长做主,因谢奕早逝,这么些责任自然落到了作为父辈的谢安身上。

谢道韫:后金女散文家,典型的史前“女汉子”

以谢安的阅历和作为,识人见解自是不一般,这一次,他给外孙女道韫觅得的夫婿会是哪家的儿郎呢,才情何以?

秦代时期还有一家王姓,这家人便是龙蛇走笔,书写了头名大篆《兰亭序》的王羲之家了。王羲之当时时任会稽内史,家族兴旺,育有七子,三个儿郎个个擅长书法,三孙子王玄之早逝,余下六子分别是王凝之,王涣之,王肃之,王徽之,王操之,王献之。这一帮子生龙活虎的在下,让王家不甚热闹,不知惹了有点人眼球,当然,也映入了谢安的眼皮,他对其中的一位儿郎发生了深厚的询问兴趣。这人便是王徽之。

自然,这不是谢安在察看“干部”,而是在为女儿遴选夫君,他见王徽之风流倜傥,卓尔不群,有意将道韫许配与她。正当她在研讨考虑中时,一件业务,改变了谢安的眼光。

一个雪夜的夜晚,王徽之独自喝了几盅,一时来了胃口,便起意想要去见见书儒家、美术家戴逵,遂即泛舟而去,却不想半途而回。当别人问及何故,他道:“乘兴来去,有何问题吧!”

这种率性而为,不拘小节的心性,对于作风严厉的谢安来说,无疑是无比不欣赏的。如若王徽之在婚姻上也是这样的态势,与道韫成亲,不是害了我女儿吗?思虑许久,谢安最终放任了王徽之作为女儿婿的人员,而转用王羲之的二子王凝之身上。

她的爱妻是何人?大名鼎鼎的玄汉名臣谢安的女儿、出名才女谢道韫。

谢安摸摸胡子,说道:“世人都说王谢高门,王谢并称,其实我们谢家门风与王家不同。放浪形骸,随性自是,时人固许之为风流,传为美谈,我却不喜;世家子弟,假如如此松松垮垮,终归是无用。玉树挺拔,锐意精进,才是高门气象。”

很简短:结婚后,这些王家公子,却被谢家孙女嫌弃了,这一嫌弃,让王凝之一辈子抬不开头。

作为会稽内守的王凝之没有责任么?

理所当然没有突围成功。

谢安望望正在拨弄炭火的外孙女谢道韫,若有所思。

王凝之是什么人?大名鼎鼎书圣王羲之的第二子。

但不满又咋样?谢道韫还不是赤诚给王凝之生了六个外甥?据史籍说,谢道韫很守妇道,是资深的贤妻良母。

鲍照是临川王刘义庆的同时代人,还做过临川王的国太傅。这个人是知名散文家,杜子美评价他的诗是“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除了俊逸,他的诗慷慨任气、磊落使才、壮丽豪放。

居然还对不上眼,只好算得性情不同了。

这年春日很冷,立秋纷飞,莱茵河边的建康城,茫茫白白。外面纵冷,都督谢安的住房里却暖意融融,谢安的子侄,谢韶、谢朗、谢寄奴、谢探远、谢渊、谢攸、谢靖、谢豁、谢康、谢玄等人围炉而坐,外孙女谢道韫、谢道荣、谢道粲、谢道辉也坐在其中。家庭聚会,免不了品评人物、议论时事、谈诗杂文。

第一门第相配,其次年纪分外,三是才华相若,四是外貌相匹。

有人不服:哈工大郎也叫糟糕么?三寸丁谷树皮娶了如花似玉潘金莲,这叫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虽死何恨?

那自然是三个人结婚未来很多年后的事了。辽朝隆安三年(399)十一月,海南暴发孙恩起义,起义军直逼会稽。王凝之此时担任总裁一郡军政大权的会稽内史,本应设防布控,但那一个道教的迷信派,面对贼人来犯,不是团伙得力的答应,而是天天踏星步斗,摆阵施法,天真地认为道祖会派天兵天将前来剿灭叛军。谢道韫屡屡劝阻,王凝之都不听。结果孙恩的人马一气浑成,很快占明白稽。慌乱中王凝之指导手下突围,结果不幸被仇敌一刀拿下了脑壳。

当城破被俘时,谢道韫面对王凝之的尸骨,她会不会想起起新婚归宁时,对谢安说过的“天壤王郎”?

话要从这年冬日说起。

面对王凝之被杀,孙恩军队如狼似虎入城,城中百姓乱成一锅粥的惨状,谢道韫挺身而出,命令家丁拿起武器,协会一支力量趁乱突围出城。

“不嫁鲍参军”,一语道破玄机。鲍参军是什么人?是鲍照。

文/僧红楼

唯独谢安近日动摇了。早就了然王凝之生性落拓、不修边幅,名士气极重。但没悟出,做事如此随便。

王凝之究竟有多差劲,让谢道韫这样失望?

争论不下。我说,世上最糟糕的男人,应该是王凝之。

孙女悲,嫁个女婿叫凝之

听说求学的生徒中,就有一个姓鲍名照,字明远的人。谢道韫一定会青眼有加吧。

谢安很满足这婚事,想到与王羲之这个好爱人亲上加亲,婚礼上,忍不住觥筹交错,多喝了几杯。

有人说是南开郎。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却被奸夫淫妇害死了。

谢安问:“怎么啦?凝之相应正确呀,有才气,长得可以,人也本分,发生哪些了?”

但论年纪,论才华,似乎王徽之最匹配。谢安起头相中的是就王羲之第五子王徽之。

在秋瑾看来,谢道韫最应该嫁给像鲍照这样豪气干云的人。

假若全信,就是您的非正常了。

设若光会咏咏柳絮,也未见多么高明。

谢道韫于是说出了一番让儿孙百感唏嘘的话:“一门叔父,则有阿大、中郎;群从兄弟,则有封、胡、羯、未。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翻译过来,就是:谢家一族中,叔父辈有谢安、谢据,兄弟中有谢韶、谢朗、谢玄、谢渊,个个都很理想,没悟出天地间,还有王郎这样平庸的人!

王凝之是怎么样脾气,从史书上看,王凝之是有些失之空洞的,甚至他的死,也死于他的悬空。

秋瑾的男人也姓王,名叫王廷钧。王廷钧的老爹王黻臣是江苏双峰大户,是曾国藩老乡。秋瑾五伯秋信候在陕西做官时,认识了曾国藩的儿子曾仲伯。通过曾家,这桩婚事就重组了。

环顾宇内,能与谢家门当户对的,也唯有王家了。

从常人的眼光来看,其实王谢多少人是般配的。

“王徽之,如今又有趣事了。前两天下午,雪停了,他一个人饮酒,喝醉了,突然想去看老朋友,泛舟前往,跑到中途,跑了几十里地,又立时驾舟回府。有人问起咋回事,你猜她怎么说,这小子倒说得自然:乘兴而来,兴尽而去,何必见怪!”

户外雪花纷飞,谢安问:“白雪纷纷何所似?”谢朗道:“空中撒盐差可拟。”唯有谢道韫说得极其:“未若柳絮因风起。”《红楼中》说“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咏絮才,就是出至于此。

为何叫又联姻呢?此前王谢两家就相互通婚,比如王氏家族的王珣娶了谢安的外孙女为妻,王珉娶了谢安的姑娘为妻。

“最近有一个滑稽的事。”谢朗说。

唯独等到谢道韫婚后回娘家,看到的是他一张不开玩笑的脸。

谢道韫最大的特性是,行事大方,颇类男人。《晋书》本传记他“风韵高迈”、“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世人余嘉锡说:“道韫以一巾帼而有林下风气,足见其为女中名士。”

可想而知,谢安在王家子弟中挑来挑去,最终挑中了老二王凝之。都说王凝之最本分老实,人品好,才华也好,很符合。

但强烈,秋瑾胸怀远大,不甘心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妇女,她向往外面的社会风气,自述心志:“休言女人非英物,夜夜龙泉璧上鸣”;而王廷钧是个常备的软弱书生,人不坏,其实依然个好人,但并未秋瑾这样的完美,也不想太过煎熬。最终与秋瑾爆发隔阂,秋瑾抛夫弃子,赴东洋留学,归国闹革命,声名赫赫,人称“鉴湖女侠”。

“什么了不起?王家子弟行事怪诞,做事总是神神叨叨的。”谢玄说。

鉴湖女侠也不如意自己的男人。不过还好,她并未吐露“天壤王郎”那样伤人的话。

妻离子散,什么人之过?

人世间才女居多,但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很少。谢道韫是里面一个。

想想看,中伤外人先人,谅你刘义庆是当朝王亲国戚,我王家子弟也不会饶你!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谢道韫已经亭亭玉立初长成,谢安已经在专注他的婚事。

孙恩之乱,对于谢道韫来说,是一个了不起的惨剧。

谢安目瞪口呆,深叹一口气,一时无言。

有识之士都精通,秋瑾是借谢道韫的口,说自己而已。

这句话应该不是假的,写作《世说新语》的临川王刘义庆与王凝之几乎是同时代的人,那句话假诺不是怀有依照,甚至已传之众口,他是不会录之于书的。

“朗儿你说王徽之又有趣事了,在此以前还有如何趣事?”谢安问道。

“韫儿天生丽质,冰雪聪明,王徽之这样的松垮子弟,能托付终身么?”谢安心里打鼓。谢道韫虽是女生之身,却英气勃发,与众兄弟在同步,丝毫不让须眉。

谢道韫肯定无法嫁给鲍照,二人里面也不容许暴发激情,因为谢道韫可能比鲍照年长了五六十岁。

诗如其人,鲍照其实就是慷慨磊落、豪气干云的人。

都只可以算得婚姻的困窘啊。西夏的妇人,不可以左右要好的婚姻,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位置说的那一个,都是的确么?

众人大笑。

“上次听说桓公问她署理何曹,他回答说不知是不是马曹,问他管了略微马?他说不知马,何知数。真是无奇不有!”谢朗说。

王家子弟众多,比如王羲之,就有五个外甥,王玄之、王凝之、王涣之、王肃之、王徽之、王操之、王献之。这多少个外甥,都卫冕了王羲之的基因,书法上皆有所成。

谢道韫的终身大事,就如此定了。

谢道韫的二叔谢奕尚在,谢奕依然谢安的四哥。然则谢家是谢安当家的,所以谢安对子侄辈的成才殊为关心。

谢道韫肯定这么说过。仍旧新婚燕尔,就这样怨尤。不精通王凝之听到没有。

谢道韫被俘,和刚满三岁的小外孙被同步带到了孙恩的帐前,孙恩决定斩草除根,杀死幼童。谢道韫闻言厉声喝道:“事在王门,何关他族?此小儿是外孙刘涛,如必欲加诛,宁先杀我!”孙恩见她俨然,毫无惧色,深受感动。竟放了谢道韫祖孙俩。

仅此一事,就可看到王凝之的庸暗犹豫、愚蠢怯懦。

不仅仅丈夫王凝之死了,他与王凝之生的五个外甥蕴之、平之、亨之、恩之,也死了。

千多年后的秋瑾,可能最懂谢道韫,她写过一首《谢道韫》的小诗:“咏絮辞何敏,清才扫俗氛;可怜谢道韫,不嫁鲍参军!”

似乎也就谢道韫、秋瑾寥寥几个人喊出了自己不满的动静。

其实谢道韫原本不是嫁给王凝之的,谢安相中的是王凝之的兄弟王徽之。

相较之下,谢道韫显得侠义俊朗、任气果敢。

“天壤王郎”,那句见于《世说新语》里的话,从此把王凝之钉上了耻辱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