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昌明和该丈二书法作品 摄于2013年。书法变得自由之时节。

孟昌明与那丈二书法作品 摄于2013年

民主自由让社会前行,也让艺术更加纯粹。当艺术变得纯粹,书法变得任性的下,发展繁荣是肯定,可以说民国书坛真正称得上了繁荣、百家争鸣。

《书法及太极》

孟昌明/文

书法和太极拳一样,一文一武,作为中华风俗文化之外化形式,极有代表性,书当非法和白对立统一之美学标准中布势,太极拳在阴阳五行的切割中,以十三势的劲别,传达中国哲学的精神。

书法和写字的界别是:写字是实用的表达方式,书法是写意之抒情手段,写字要求公正确实,书法则尊重气质,讲学养、见识、讲究“无骨气者不可学书,终得弱俗,有火气者不宜学书,异常浮躁,然功夫深可能够生成气质,陶冶性灵”;太极拳和外家拳的分别在:外家拳讲究准、狠,讲究速度跟能力,太极拳则注重境界,讲究一占太极的气,冲固四肢,至正到柔,“当其静也,阴阳所存无迹可寻,及其动也,看似至柔,其实到正;看似志刚,其实到柔,刚柔皆具,是称呼:阴阳合德……”

意不尽 24x69cm 2016年 孟昌明

书法和太极,都是当刚刚柔相济的大场景里以刚推至刚,将和为到柔,而相同刚一柔,又刚好承合天地间开朗平实的本真。空朗之远在,天高云淡杨柳春风;平实的处,如山而壁,如金石之高,如莽原之浑实。书法及太极都强调修身养性,讲操守气质,无德才者,不太可能在书法及太极拳的行当里,得杀、广、阔之级数。

书法,讲气韵、节奏,讲究手心合一由一个长期不懈的千锤百炼而达成一个得之偶然的梦境,书家的情、知识在画和张交合的瞬间,达到宏观的境界;太极更是以意行气,“用气不努力”,先以心而后在身,同样是独慢工出细活的心得过程,而立老的练书、领悟,才是清醒中国文化精神之妙门。

静生灵 34x136cm 2013年 孟昌明

书法和太极都讲究后续与创办。

书法史上,由钟,王、宋四下到康有为、吴昌硕、近代之李叔同、于右任、林散之,莫不是当广阔地持续和接受的基本功及,苦心修炼,将书法技术性的伎俩和灵魂修养、知识悟化及世界观的迪合为同一玉石,他们师古而未泥古,成就自己精神。

太极拳有陈、杨、吴、孙等不同门派,他们还连续《易经》的哲学依据,同时,在花样达到而各起千秋。太极拳练架子讲究慢,一招一式,从容不迫。而就款是连忙之累积,工用一日,技精一日,渐至从心所欲,而及时“从心所欲”道来创造的运。

民国时期,短短30
多年,却是一个盘算高度冲击的一世,好于春秋战国时期的“轴心时代”。对于华而言,它既包涵了社会的革命,也蕴育了思考文化之成形。民国的诗坛俊彩星驰,绚烂夺目,名家辈出。对于民主自由的追吧体现在当下一时的书风中,各家书法面目迥异,对书法趣味的求偶也更为自由独立。

【 书 法 作 品 欣 赏 】

康有为书法作品

康有为书法作品

吴昌硕书法作品

吴昌硕书法作品

被右任书法作品

叫右任书法作品

李叔同书法作品

弘一书法作品

林散之书法作品

林散之书法作品

孟昌明书法作品

孟昌明书法作品

孟昌明书法作品

孟昌明书法作品

孟昌明书法作品

推翻封建王朝带来的社会变革会促使整体构思文化之革新,随之而来的新文化运动浪潮就凡是证明。但书法地方的思想解放会稍早,清末“馆阁体”带来的“以字取士”的禁锢在科举废止的当儿被打破,孕育了将近百年底清代碑学书潮,破茧而出,终于产生了同等片自由发展之天地。

考古发现的如殷墟甲骨文、青铜器铭文、敦煌刻画经与楚简、汉晋简札残纸以及各类墓志碑碣等深受了书家前所未有的所见所闻。这些老、失传千年之字,
大大刺激了民国书家追求自由和个性之来者不拒。社会之不定让众多名迹法帖由秘藏进入市场交易,当时底学人、新贵有空子得见原迹,收入书匣。同时,清末传来中国之净土照相和印刷技术也为书家们提供了福利——过去不便得千篇一律见之太古书法名迹,
可以大大方方翻印,更为逼真地见于众人眼前。更多的总人口能接触到美的样书和增长的素材,这不光使研习书法的人口猛增,也大大提高了人们的学书兴趣,促进了书法艺术的普及和民国书坛的强盛。

郑孝胥、沈曾植、康有为、吴昌硕、陈宝琛、谭延闿、吴敬恒等前清遗贤学识渊博,是民国初年书坛的主力。康有为的书法理论做《广艺舟双楫》,
是继包世臣之后力倡碑学的巨著,
其深远影响延续及今天。吴昌硕因那诗歌书画印到的力,于海上独树一帜,成为海派巨擘。康、吴二氏就得益于对“碑”的钻而发新的姿容,但另外起一些遗贤坚守他们帖学的主持,诸如陈宝琛、张元济、章梫等。他们之书法虽不见发生奇构,但也今非昔比于死的“馆阁书”。碑、帖同参的遗贤多是轻车熟路中庸的道之人口,郑孝胥就是内表示。郑孝胥因遗老自居,擅长行书,取径欧阳询同苏轼,又行于北魏碑版,作书字势偏长而挺拔朴茂,形成一致种植清刚、遒劲、凝炼的品格。沙孟海评其开“有成的色,松秀之趣”。不同的审美趣味会造就各异的书法风格,这为为民国书法之姹紫嫣红自由奠定了基础。

民国历时虽短,但书坛人才济济,名家辈出。胡汉民、李叔同、王福庵、于右任、溥儒、马一发自、谢无量、张大千等才气纵横的新锐相继崛起,这些人口于碑、帖间游走,各自展现出异常之姿容。于右任,醉心草书,与王世镗、刘延涛等丁,发起建立了“标准草书社”,倡导“易识、易写、准确、美丽”的“标准草书”理想。于字沉雄朴厚,熔小草书与北碑于一炉,为碑帖的融合开辟了初的升华思路。

民国书家除开有画家外,或也平民军政要人,在政坛上可呼风唤雨;或也知识名人,在学上建树。他们多视书法也小技余事,但新闻造就了他们的传奇经历跟开阔视野,奇人自出别致的丰采和博的心怀,因而他们的书法是从容而即兴之,这虽是实在的“民国范儿”。康有为、梁启超、李叔同、马一浮等丁学贯中西,他们的字里透露出同种不同前代,更拥有性情的书卷气,这是考虑自由的外化。书画同源,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等对金石、书画、诗文无不精通,更富有的章程眼光,给她们的书法注入了初的肥力,这吗被民国的完整书风更加绚丽多花。

民主自由让社会前行,也吃法更加纯粹。当艺术变得纯粹,书法变得任性的时候,发展生机勃勃是必然,可以说民国书坛真正称得上了如日中天、百家争鸣。

图片 1

郑孝胥 (1860-1938)行书纸本
立轴143×75cm

图片 2

让右任 (1879-1964)楷书七言诗纸本
立轴230×61cm

嘉德四季45期拍卖会

预展:3月23-25日

拍卖:3月26-28日

展拍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类型:中国书画、瓷器工艺品、家具、古籍善本

相关文章